bsport官网入口充了几千几万元 却进不了门 京沪大量客户被套健身房 老板说“
栏目:B体育新闻 发布时间:2024-05-12 17:51:38

  从上海地铁豫园站出发,步行不超8分钟,就能到达一兆韦德总部——位于黄浦区河南中路1号的一兆韦德健身城市运动馆。

  这里是上海黄浦区的黄金地段之一,距离外滩仅隔三个街区,在路口可远眺三四公里外的东方明珠。地理位置从某种程度上彰显着一兆韦德曾经的“辉煌”——2019年,一兆韦德曾是全国营收体量最大的健身房。

  时移世易,8月18日,一兆韦德健身北京多门店停业、更名的消息冲上热搜,倒闭危机第二次将这家老牌连锁健身巨头推上风口浪尖。

  当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一兆韦德总部实地探访。记者观察到,目前一兆韦德总部建筑外墙上依然张贴着20周年活动的相关物料。据一兆韦德官方公众号,一兆韦德最早成立于2001年,这意味着上述物料已是两年前的旧物。

  六楼办公区内,在场的员工仅剩约20人。对此,一位工作人员解释称,目前上海一兆韦德总部尚有一百余名员工主要因前几日有会员爆发冲突,在办公室破坏物品使部分员工受到惊吓,因此部分员工目前居家办公。

  上述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公司员工的工资已经停发一个月,社保则已断缴三个月。至于互联网上流传的高管跑路传闻,多位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不清楚,但该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已无法与高管们取得联系。

  百家门店谁来接手?接手后老会员还能不能用?钱究竟能不能退回?连锁健身龙头将倾之时,一系列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当日下午三点,上海一兆韦德总部6楼,六、七位前来维权的会员围坐在靠窗的桌前。一位工作人员不断切换着上海话和普通话,安抚在场要求退费的会员:

  “我们只是留守的,后期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给你们的建议是一边起诉,一边不要留这个(会员意见反馈表)记录给我……你今天把表给我,明天可能你的卡就关掉了。我建议你们一边用,一边起诉……我说句实话,这个是你们损失最小化办法。”

  2019年,家住奉贤的林清在一兆韦德南桥众旺苑店以8000元的价格办理了一张5年健身卡。与动辄几万元的通卡相比,在林清看来,其办理的单店健身卡颇具性价比。

  然而让林清没想到的是,单店健身卡还有将近三年的时长,健身房却倒闭了。2022年10月31日,林清所在的一兆韦德南桥众旺苑店宣布停业。后续的安置方案中,一兆韦德对门店会员表示,将把会员资料转移至同在奉贤南桥的一兆韦德星雨城店。

  2023年7月份,当林清再次走进星雨城的原一兆韦德门店时,她却被店员明确告知无法入内了。林清有点气愤,“本来承诺这家不会关,所以才转了,不然直接就退卡了。”

  潘丽是星雨城门店的开店会员,2019年星雨城门店筹备开业时,她向一兆韦德支付了三万余元,为全家四口办理了家庭健身卡,适用范围仅限南桥的两家门店。

  今年6月10日,潘丽原本打算带着儿子去健身房游泳,但到了之后却看到门口张贴着告示称,因设备维修,闭馆三天。转眼到了6月14日,原本应该开门的日子,星雨城门店却没能如约开业。

  事实部分印证了潘丽得知的消息。6月21日,星雨城门店重新开业。两周后,潘丽发现门店张贴的公告落款已经变为青峰时代体育中心。与此同时,该门店开始以青峰时代体育中心的名义向周边顾客发放传单,售卖游泳课。

  一个月后,该门店又再次改名。潘丽提供给记者的7、8两月课表显示,到了8月,课程的提供方已经从一兆韦德变为“康杰律体育中心”。

  8月18日下午,一兆韦德内部工作人员对记者称,目前北京、上海的一兆韦德门店将由不同资方分开接盘,上海部分门店在与外部洽谈接盘事宜,但具体谁来接,什么时候来接,无法给出具体的回应。该员工亦表示,接盘一般会将会员的会籍一并接下,不会影响会员卡的使用。

  据一兆韦德小程序显示,目前北京的八家门店仅有中关村店、大使馆店和通州龙湖店仍在营业,18日下午4时左右,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来到一兆韦德亮马桥大使馆店进行课程咨询。

  目测大使馆店二楼约有25人在健身,一楼的游泳池长25米,宽是12.5米,泳池旁边的儿童池里还有孩子在嬉戏,健身房入口处的暑期儿童游泳招生海报上依旧使用的是一兆韦德的商标。

  接待记者的健身男私教在介绍完基本的课程情况后表示,目前每天有一两百人来这边健身,大部分会员的办卡期限都是“一年半年”。该私教随后向记者透露:“一兆韦德已经倒闭了,现在正在交接,我这个属于新公司,新公司叫凤凰健身。”

  除了凤凰健身,一兆韦德在北京的“接盘方”还有爱尚健身。然而,在门店交接尚未完成的真空期,一批会员被拦在了昔日的一兆韦德健身房门外,林清在北京的遭遇并非个例。

  8月初,家住北京的陈晨如往常一般出门健身,令她没想到的是,手持终身卡的她却被告知,第二天就无法继续入内。健身房的工作人员口头表示,爱尚健身已经接手了一兆韦德金隅店,其他会员不得入内。

  小程序中显示,一兆韦德金隅店处于停业状态。但在陈晨看来,金隅店健身房里用的还是原来的器材,不干胶贴纸下面一兆韦德的标志也清晰可辨,只不过店长、私教和销售现在都改口称自己是爱尚的员工。

  一气之下,陈晨选择了报警,警方到场协调时,陈晨却发现,金隅店的营业执照上写的依旧是一兆韦德。

  陈晨向记者提供的一张聊天记录显示,8月19日下午,一位爱尚的员工称“爱尚总部最新通知,明天最后一天对接,外店会员,从下周一开始不再接受会员了,下周会出来批文,请没有办理转接的外店会员及时联系我。”

  8月18日下午,因康杰律体育中心不再允许林清使用旧会员卡,她向工作人员连续发问。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或因林清的主会籍并未转至星雨城门店。“正常来说的话,当时应该是会有贴公告的,或者是有告示的。”

  发现门店出现问题后,潘丽想了一系列办法收集证据,并踏上维权之路。但种种结果显示,这条维权之路并不好走。

  据潘丽回忆,自6月11日起,她分别拨打了市民服务热线、市场监督投诉热线。其中,市民服务热线回应称已将问题记录,但并无后续;公安方面,则将潘丽的举报转至奉贤体育局,对方表示一兆韦德总部在市区,他们也很难,仅帮助潘丽登记了信息;消保委方面则回应称,“由于企业拒绝参加消保委组织的调解,建议您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

  各种维权方式几乎全都碰壁后,潘丽开始考虑法律途径。7月25日,潘丽通过个诉途径向法院提起诉讼。不过,法院回执显示,其提供的材料不足。8月18日,潘丽拨通法院电话,对方表示,实际并非其材料不足,而是起诉一兆韦德的人太多了,法院需要收集材料,集中处理。

  在浦东塘桥工作的易晟向记者讲述了近似的情况b体育官网bsports。今年5月,因不满一兆韦德的会员服务,易晟通过个诉方式要求一兆韦德方面按合同退费。7月26日,也就是潘丽个诉的第二天,易晟迎来开庭日。

  “我去了法院看到一排排的全都是一兆韦德的官司,然后那天就统一处理了。(法院)给了我一个答案,就是今年到年底之前,我之前办卡的所有的钱会退bsport官网入口,然后但是会按照他们合同会扣个30%的违约金。”

  易晟提供的一份由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显示,被告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应于2023年12月31日前支付原告人民币9255元。但截至目前,易晟仍未收到该笔款项。

  “退款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给你任何承诺”,8月18日,一兆韦德总部工作人员多次向前来要求退款的会员表示,建议会员走诉讼渠道,而非现在的退款渠道。

  该工作人员解释称,会员走诉讼渠道,暂时不会影响会员身份以及会员卡的使用。在法院判决下来后,还可以按法院给出的判决执行。而一旦会员走退款渠道,会员卡就会被系统停止,届时等下家接手时,已经被注销的会员身份或将无法被转至新系统中。换言之,会员极有可能既拿不到钱,又没有健身卡可以使用。

  从今年5月至今3个月的时间内,一兆韦德的经营情况发生巨变,总部消费者亦维权不断,作为国内大型连锁健身房之一的一兆韦德仍未给出官方处理办法。

  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7月,一兆韦德创始人金宇晴曾通过社媒回应风波,在早前发布的视频中,他表示自己绝不会跑路。但据上述工作人员的说法,目前已无法联系上公司的主要高管,也没有任何人给到他们一个解决方案。

  “老板的腿长在他自己身上,我只是个员工……至于他现在是否跑出去也好,在哪里好,这个东西不是我控制,我没有执法权……我建议你去问。”

  据该工作人员回忆,上次在总部看到老板,是月内的事情。但在记者表明身份后,该员工又改口称不记得具体时间。对于此前其表示的无法联系所有高管,该人士则表示,“这个不一定,万一他哪天‘诈尸’了,我们说不清楚……”

  记者从多个总部员工口中得知,目前,一兆韦德总部已经开始欠薪,员工7月工资至今未发放,社保已经连续断缴三个月。

  天眼查APP显示,一兆韦德曾迎来多轮股权融资。资本推动下,一兆韦德迅速成长为业内巨头。健身房管理系统供应商三体云动在《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中指出,一兆韦德健身2019年营业额预估在19亿元至20亿元间,连续两年位于行业第一。

  早在今年5月23日,在面对外界盛传的倒闭危机时,一兆韦德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完成1.15亿融资,并称该笔融资将致力于提升疫情后一兆韦德门店整体运营能力。

  据上述人士透露,5月公司对外宣布所获的1.15亿元融资,实则就是用来做资方接盘。不过,当记者表明身份后,上述人士则改口称自己“什么都没说过”,仅表示目前的一兆韦德门店的确有人在接手。